UMMAS Albert Sherman 中心

2013 年初,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 (UMMS) 在其位于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的校园,揭开价值 4 亿美元、配置最先进 Albert Sherman 中心的帷幕。据称该中心将促使学校“进入生物医学研究、医学教育与校园合作的新时代。”当地夏季普遍温暖而潮湿,对于如何冷却高达 11 层、共 512,000 平方英尺的庞大建筑而言,这一合作也将发挥突出作用。

本次合作由马萨诸塞州立大学建筑局促成。该局在 Konvekta AG 的努力配合下,负责此建筑物的冷却系统的运作。后者是一家位于瑞士圣加仑的高性能能量回收系统开发商及提供商,可满足相关合作需求。

“当我们开放 Sherman 中心时,我们知道我们必须添加制冷能力,而有人向我们推荐了 Konvekta,”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设施管理部高级机械项目经理 David MacNeil 回想道。“我们看过他们的系统后,立马就喜欢上了。”

迈出下一步

Konvekta 确定 Sherman 中心需要两个专用的空气处理机组来确保在极端气候的夏季能有满意的制冷。接下来,Konvekta 决定了两个空气处理机组运作时,哪种换热器能有效地回收生成的热量。Konvekta 选择了钎焊式换热器 (BPHE) 技术。

BPHE 的设计和性能将其与相竞争的技术区别开来,如垫片式板式换热器。BPHE 是作为波纹通道板的一个板组件构造的,其间夹有填充材料。在真空钎焊过程中,填充材料在板片之间的每个接触点上形成一个钎焊连接点,创建媒介流过的通道。这使不同温度的介质能紧密靠近,让热量或冷量能从一种介质高效地交换到另一个介质。

这一理念与其他板框式换热器技术相似,但没有衬垫和框架组件,它们会导致故障和泄露,造成潜在的高清洁、维护和更换成本。

左边的垫片式板式换热器 (GPHE) 代表着旧的换热器技术,并且比右侧的紧凑型新式钎焊式换热器 (BPHE) 技术更大。

BPHE 在冷却应用中的其他优势包括结构紧凑;更有效的运作;灵活安装;自我清洁运作;更低的寿命周期成本;以及能订制以满足每个独特安装的需求。

Konvekta 销售经理 Simon Buehler 不仅为空气处理机组推荐了 BPHE,还特别推荐了来自瑞典兰斯克鲁纳 SWEP 的 BPHE,自 1983 年起,SWEP 就是暖通空调和工业市场的世界领先 BPHE 供应商。

“我们很多年前就在德国与 SWEP 建立了业务关系,”Buehler 说道。“如今,SWEP 是我们的 BPHE 主要供应商。优秀的 SWEP 软件包 (SSP) 计算平台让我们的工程师很容易就能选择适合项目的 BPHE。”

SSP 是个基于 web 的独特应用软件,让用户能进行先进换热计算。只需输入预期的运行参数(液体温度、压力和所需流速),SSP 就会立即列出最能满足这些要求的 BPHE 型号。
针对 Sherman 中心的空气处理机组,Buehler 和 Konvekta 推荐了安装一对 B50H BPHE。B50H 型号是最佳选择,因为 SWEP 将它们设计用于高要求的应用。凭借三种板组和 2½″ 接口,它们是流速要求高达 56 m3/hr (246 gpm) 的大容量应用的最佳解决方案。

“SWEP B 型换热器能优化冷却系统中能源、材料和空间的使用,”Buehler 说道。“它们结构紧凑,比其他解决方案成本更低,经久耐用,并且有很高的传热性能。B50H 型号对低压降、大流量,以及两种介质之间温差很小的运作而言也是完美的。在 Sherman 中心,冷却水入口和水/乙二醇出口之间的温差仅为 4 ºF。”

总结

SWEP BPHE 在 2015 年年中开始与空气处理机组协同运作,而且据 MacNeil 称从当时至今都没有遇到过任何问题。

“我们真的只在外面非常热,比如 97 度,而且很潮湿的时候才需要它们。那才是我们从 BPHE 获得我们需要的补充冷却的时候,”MacNeil 说道。“它们非常简单,又很有效;只需安装好后,基本上不会遇到任何问题。它们绝对能满足我们的需求。”